深度剖析丨猪周期失灵的根源与对策

    发布时间: 2015-03-12 17:16 浏览次数:

    20年来,中国的猪市发展史绝对可以用跌宕起伏来形容。1996年至今,猪价曾经4次勇攀高峰(分别在1997年、2004年、2008年、2011年),更曾四次跌入深渊(分别在1999年、2006年、2010年、2014年),而从深渊到顶峰的涨幅常常达到100%,甚至200%。即使是如此的惊涛骇浪,也丝毫不影响中国以年出栏超过世界出栏量一半的7.35亿头生猪(2014年,农业部数据)的姿态雄踞世界之首。成为世界第一是大国的常有姿态,纵使这华丽姿态的背后藏着的是高达600亿人民币的亏损。

    2014年,人们讨论最多的不是猪瘟兰耳伪狂犬,而是猪价。

    猪价是谁定的?

    在广西玉林养猪5年的老韦最近几天基本彻夜难眠。今天一早起来,接到好几个猪中的电话,竟然没有一个报价超过6块的。年前因为体重不达标来不及卖掉的上百头肥猪已经将近260斤,这种价格足以让他亏得血本无归。挂掉电话,老韦忍不住咒骂猪中的唯利是图。抽了两口水烟袋,他愤然起身,从通话记录中翻出一号码拨了过去,对着电话说了一句:“过来拖猪”,便挂掉电话;同时他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:清空猪场,放弃挣扎了5年的事业。

    湖北武汉,晚8点。王大姐坐在肉摊后面等着老公的三轮车,好拖走摊上剩下的80多斤猪肉。经营肉摊快十年的王大姐知道年后猪肉难卖,今天特意只进了200斤猪肉,没想到还是只卖了一半。“明天不能再进这么多了”,王大姐心想。

    决定猪价的究竟是谁?是肉贩?屠宰场?还是猪中?或者像有人说的那样是国家调控、大集团操盘的结果?

    猪周期失灵之谜

    2012年的新年是大部分有猪卖的养猪人最安稳、最满足的一年。因为年前,家家的猪都卖了好价钱:一头肥猪赚500多,一头小猪最多赚700!然而年味还未褪去,猪价便如同兴奋剂过量的后遗症发作一般开始昏昏欲睡起来。这一睡不要紧,竟一直睡到今天。久经风浪的养猪人也开始不安起来:猪周期失灵了?

    “猪周期”一般指猪价两次触底中间的时间段。1993年起,猪价基本遵照了3~4年一个周期规律地运转。然而本轮周期(20105月触底起)至今,已经远远超过了4年的期限,而在2014年第二季度稍微振荡上扬之后,居然在春节前持续下跌,甚至有再次触底的迹象。看似铁打不动的“猪周期”,究竟是如何失灵的?

    猪周期虽然偶有失灵,但是每个周期带来的猪肉产量上涨却从来未曾止步。我们用21年的时间,实现了生猪出栏量的翻番(1992年出栏3.5亿头至2013年出栏7.1亿头)。然而,产量服务于需求量,虽然出栏数在增加,人们对肉类消费的需求也会随之无限增长吗?

    改革开放初期,当人们还在靠粮票领取每年极少量的计划猪肉时,能吃上一口肉是很多人的人生愿景。然而三十多年过去了,吃肉早已不是难事,更谈不上是什么梦想。客居广东中山的蔡先生告诉笔者:“今年过年什么菜都卖了,就是没有买猪肉。”据预测,由于肉类商品的多样化,我国城镇居民对猪肉的需求将持续下降,不久的将来,很可能每年屠宰4.5亿头育肥猪就可以满足我国对猪肉的需求。

    消极的需求市场更加凸显了产能过剩的严重性,加上简单的经济学原理告诉我们:猪价永远只能由供需关系决定,猪肉的供应量长时间大于猪肉的需求量是“猪周期”失灵的根本原因。

    养猪业的两难

    最近业内有则未经证实的传闻说:有人在游说发改委与其继续大规模高价进口大豆、鱼粉养猪,持续污染环境,而生产出来的猪肉成本价却高于进口白条肉的到岸价,还不如直接进口猪肉。这样反而可以减少无效劳动,避免环境污染。这个观点非常辛辣,足以让养猪人捶胸顿足。然而静心一想,却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:国内猪农平均造肉成本在7/斤左右,而美国超市里猪肉最贵时卖0.97美元/斤,折合人民币6/斤。在完全竞争市场,比的不是产能、不是规模,而是生产成本。对于养猪人来说,成本核算再也不能靠简单的加减收支来估测,进口猪肉对我们的威胁,也必须被提升到战略层面被重视起来。

    猪价要翻身,以下两条路必须要走:一是加速去掉多余且低效的产能,二是建立和完善准入准出规则。这也是行业走向成熟的必经之路。

    究竟如何度过难关?

    养猪虽难,却有那么一小部分养猪人是笑着渡过2014年的。

    广州益豚猪业,在2014年凭借头均134元的纯利为公司创造了316万元的净利润(全年出栏商品猪23582头)。据益豚猪业的负责人介绍,该公司全年的造肉成本是6.11元,在6.73元毛猪均价之下,盈利也就成了水到渠成的事情。

    益豚并非唯一创造逆市奇迹的养猪企业,笑着渡过2014的还有牧原和温氏。诚然,他们的低造肉成本一定程度上依赖于议价能力,但议价能力并非全部,毕竟养猪板块出现巨亏的大型集团也不占少数。这些国内养猪业的佼佼者都有一个共同点:优秀的母猪年贡献力(MSY):基本都在23~25头之间。相较于MSY15头左右的全国平均水平,其优势不言而喻。

    任何行业一定是走向着更高效更节能的,只有代表了行业发展趋势的个体,才有资格享有行业成熟时的硕果。摆脱困局的终极对策也在于此:提高单位产出,摊薄造肉成本。不难推测:这次退出养猪的人如果想要乘着行情上升卷土重来,除了排污条件要达标,同时还必须要持有至少MSY20头的生产水平作为准入证。制定这个准入证的不再是政府,而是市场。

    养猪业的未来属于有准备者

    过分关注猪价的养猪人,其实往往是投机心理作怪,这部分人在行情低迷时最先退出市场,在猪价疯涨时养猪热情最高。然而在暴利不复存在的未来,在市场的洗礼下,在完全竞争的机制的掌控下,养猪业终将会褪去靠“猪周期”盈利的伪装,养猪人唯一可以致胜的利器就只剩更低的造肉成本。前文提到的4.5亿头生猪出栏的生产任务,对于益豚这种优秀的养猪人来说,只需要2000万头母猪便足以胜任。而我国目前存栏能繁母猪量仍然有4300万头左右,因此,未来留给养猪人的生存空间只有现在的一半不到,而这狭窄的空间属于那一小部分早觉醒、早努力的养猪人,绝对不属于成天幻想借猪周期一步登天的投机分子。

    现实纵使残酷,但是养猪人的未来依然掌握在自己手中,毛主席曾讲:世上无难事,只要肯攀登。养猪也是同理,既然已经洞晓根源与对策,剩下要做的就是不断学习,不停努力,才能在日益激烈的竞争中有一席之地。

    在离我们不远的泰国,MSY在20头以下的猪场早已不复存在;在远隔重洋的美国,MSY普遍在25头上下;而世界养猪强国丹麦正在向着MSY33头的目标挺进!虽然猪价不可预测,但下面这段红字却是早已在世界范围被重复验证的:短则三年,长则五年,如果国内母猪场MSY无法达到20头以上,也难逃被市场淘汰的厄运!